酥白团子

写写画画~

2018.11.16 by.苏白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大家夸人都开始用“神仙”这个词。
  莫鱼快速划过几幅画,面无表情的快速在手机屏幕上打字:啊啊啊啊神仙我爱你。
  “神仙啊……”莫鱼轻声念了出来,靠在沙发上翻了个身。
  然后神仙出现了。
  穿着白衬衣的神仙正叉着腰瞪着莫鱼。
  “喂,咳嗯……我就是神仙,我可以实现你三个愿望。”
  莫鱼漠然的倚靠在沙发里,手里还举着手机,对于突然凭空出现的这个“神仙”并没有做出任何面部反应。
  其实心里已经掀起了大浪。
  操,这是神仙还是召唤兽?一叫就出来的?
  “你是……什么?”
  “我是神仙啊,”小人儿叉着腰给自己打气,“没错,我就是。”
  “你真是……”
  “对没错,就是我,机智可爱的化身,”神仙堵住了他的话,在半空翘起二郎腿,“快点说愿望吧。”
  “太俗套了吧。”莫鱼的语气似乎带上了些嫌弃。
  神仙不想说话,可又不得不继续推销。
  神仙的话语充满了诱惑力:“什么都可以哦,不管是财富还是权力,我都可以……”
  “先给我做顿饭吧。”莫鱼平静地打断了致力于引诱他的人,哦不神仙。
  “……?”
  莫鱼刚好有点饿。
  “怎么?做不到吗。”
  好像被莫鱼略带鄙夷的目光刺激到了,神仙“哼”了一声就冲进了厨房。
  也不知道神仙不会做饭有什么好被鄙视的。
  反正他会。
  莫鱼好像没有什么不适的接受了这个超自然的设定。
  这一顺其自然的心理在餐桌上出现了丰盛诱人的三菜一汤后达到了某种顶峰。
  “你……可以啊……”
  “我说了吧。”
  神仙得意洋洋地摆摆手,下巴要翘回天上了。
  “所以你的第二——”
  “坐下吃饭。”
  “?”
  神仙被莫鱼按在了另一张座椅上。
  “你……”
  “食不言,寝不语。”
  又被堵回去了。
  莫鱼也不知道这位神仙需不需要吃饭。
  反正饭桌上的一大半东西都进了他的肚子,他确实好久没好好吃一顿热饭了。
  神仙就这么沉默地看着莫鱼沉默地吃饭,面色复杂。
  难道我的厨艺进展如此之快?
  “……不错。”
  进食完毕,莫鱼懒懒散散地起身,晃晃悠悠地准备回到沙发里去,丝毫没有洗碗的打算。
  神仙目瞪口呆。
  “你懒散也要有个度吧??”
  神仙在水池边边洗碗边愤愤道。
  “嗯……这不是有你吗,”莫鱼踱步过来,顺势摸了摸小神仙的脑袋,“田螺姑娘?”
  “我呸!我是神仙。”
  莫鱼目光游移,全然没把这义愤填膺的强调放在心上,转身拿起了房门钥匙。
  “我出趟门。”
  “你走吧走吧走吧。”
  讨厌得很。
  莫鱼回来,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莫鱼一人的呼吸声。
  “哇!——”小神仙突然从莫鱼背后飞出,企图看到莫鱼受到惊吓的表情。
  他失望了。
  莫鱼其实是雕塑来的吧?
  莫鱼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其实还是有被吓到的。虽然就一点。
  操,这怎么能说出来呢。
  莫鱼默默把手中的一个口袋掂在了神仙头顶,袋口开露,一阵热乎乎的香气飘出来。
  “你出门去买栗子了?”神仙怔了一下,伸手从头顶接过栗子。
  莫鱼点点头,应了一声。
  “给我买的?”
  莫鱼又点点头,应了一声。
  “……唔好吧,就当是你上贡给我的啦,”神仙感觉手里热热的,好像心头也热热的,“想好第二个愿望了吗?”
  莫鱼放下外套,回头看着神仙。
  “……帮我把这个月房租续了吧。”
  “……”
  两人面面相觑,神仙刚才那一点点奇妙的感觉消逝殆尽。
  “你怎么不干脆让我给你钱呢?”
  “那怎么好意思。”
  你让我给你做饭给你续房租你就好意思了??
  其实莫鱼也是刚搬来这间出租房没多久。
  莫鱼和上司起冲突,被赶走了,这下好半月找不到工作,之前的宿舍也不能住了,只得搬来这处。
  其实当时上司是想给莫鱼一巴掌让他滚的,奈何莫鱼的体型不是白长的,一米七九的上司抬头瞪了莫鱼半晌才让他滚蛋。
  莫鱼就滚了,今天是失业搬到新出租房的第三十二天。
  神仙把莫鱼两个不像愿望的愿望给实现了,只差最后一个了。
  可是莫鱼始终想不起第三个愿望,不是不感兴趣就是不好意思,小神仙就理所应当赖在了莫鱼家里。
  神仙天天都在担心莫鱼坐吃山空,自己倒是天天下厨,不顾自己“神仙”的尊贵身份了。
  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两三个月,莫鱼天天吃着好菜好饭,神仙的气色却逐渐变得很差。
  “肯定是做饭累的了,你个懒球该你做饭了!”
  “……想吃吃我做的饭就直说。”
  “……”
  “你做好准备。”
  “……”
  神仙执起筷子品了一口,起身悠悠的又飘进了厨房。
  “……算了,累死总比饿死的好。”
  神仙其实很喜欢下厨。
  莫鱼很早就发现这一点了,神仙总是偷偷在鼓捣厨房,最后端出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美食,可他自己却很少吃。
  “我说,你没必要非待在我家啊。”
  刚把菜端过来的神仙沉默了一会儿。
  “……我喜欢你的锅,我的锅……回去就不能做饭了。”
  神仙又沉默了半晌,却突然开口:“反正不急……你慢慢想第三个愿望吧!”
  后来莫鱼才明白,神仙的炒锅为什么被略过了。
  他的锅是烹饪“特殊食材”的。
  这一点是莫鱼在打开房门后,看见那口架在客厅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大黑铁锅时清楚认识到的,毕竟里面还飘着一具半透明的“人体”。
  神仙是个假神仙。
  他是要吃人的。
  莫鱼静默了。
  “哈哈哈你不会以为我在吃人吧?”小神仙干笑几声,“这就是这橡皮糖,可以捏的。”说着用长勺搅和了两下,人形就被搅散了。
  橡皮糖个鬼啊。
  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莫鱼不说话。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莫鱼从背后摸出了一张符。
  “……莫鱼,你想干什么。”
  莫鱼动作迅速,不待小神仙反应就一个健步俯身,一把将符纸贴在了大黑铁锅上。
  一点都不像之前那个四肢残疾一般缩在沙发里的莫鱼。
  “不要再继续了。”莫鱼开口就是劝阻的话语。
  “……”小神仙垂着头,声音哑哑的,“你又知道什么……”发丝遮盖住了苍白的面颊和发青的眼圈。
  一点也不像最早出现在莫鱼面前那副鲜活模样的小神仙。
  其实现在用“小鬼”这个词来称呼“他”更合适一些。
  可是莫鱼不想。
  “收手吧,小神仙。”莫鱼放软了声音,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慢,数不清的红线蔓延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包括沾染着血迹的柜脚深处。
  这间出租房是间出了名的凶宅,短短数月内出过三起命案,据说第三位道士也折在了这里面。
  莫鱼一个半吊子除妖师偏要来以身试险,他师父得知此事,几番劝阻不成后气的吹胡子瞪眼得让莫鱼滚蛋,差点没动手,可是临了还是让小徒弟送来几张好符。
  就这样,在莫鱼搬来这间出租房第三十二天,“小神仙”出现了。
  莫鱼一边布置红线一边看着沉默的小神仙。
  “……我也不想的,”小神仙踉跄地后退两步,半倚在墙边,喃喃自语,“我不想做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
  莫鱼开口,却一下被打断:
  “你不知道!”小神仙尖声打断了莫鱼,又回到自言自语的状态里,神情又似乎有些慌乱。
  “……你的愿望,还管用吗?”
  小神仙愣了愣。
  “……在契约范围内……都是强制执行的。”
  “好,那我要许愿了,”莫鱼把最后一根红线掐在他应该在的位置,“我的第三个愿望是——”
  “方圆两公里内,恶鬼消除。”
  霎时间屋内竟然狂风大作,小神仙瞪大了双眼,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愿望。
  按照某种规律束起的红线发出阵阵荧光,应着被狂风卷起的符纸,一道巨大的阴影笼罩在这一方天地,耳畔隐约还有尖锐的长啸声,莫鱼强撑身形,在确认了小神仙茫然、还有些无措地神情后长舒一口气,紧握住了对方的手。
  啸声、风声似乎渐弱,莫鱼却突然感到后背汗毛倒立。
  莫鱼迅速回身。
  庞大的阴影在一瞬间消逝殆尽。
  啷当——
  只余一个白净的小瓷瓶掉在红线与符纸混杂的地板上。
  室内只剩莫鱼一人。
  “……这样的第三个不作数。”
  没有回应。
  小神仙本不该被打散的。
  莫鱼知道,其实他真的都清楚。
  也不过是一个被驱使的亡魂,也曾是鲜活的一条命。
  本来小神仙早就该把莫鱼上缴的,也不必用自己的精气去抵给大鬼。可是谁能想到呢,最后小神仙为了救他替他挡下了直冲心口的致命一击。
  他的小神仙是在护着他的。
   
   
   
   
   
   
   
   
  “你小子还真行,我这算是放心了。”
  “……您早该放心了。”
   
   
   
   
   
   
   
   
   
   
   
   
   
  小师弟正围着莫鱼打转,莫鱼依旧是一副漠然的神情。
  “……真的有神仙存在吗?”
  闻言,莫鱼紧了紧手里的白净瓷瓶。

  “当然,他还欠我一个愿望呢。”

————————————END————————————

【AWM/绝地求生】我只是开一辆单纯的车车
三张图片算是预览,内容接上一条lof的
没搞过链啥的不知道会不会挂💦刚刚在石m就挂了💦💦
点我上车→6.12 11:02更新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6.12 23:08更.早知石墨也会gg为什么我不直接放图片(升天.jpg)〗

【AWM/绝地求生】小车车——嘀嘀嘀——
我想开俩小破车有人看吗,有我就继续,没的话……我也继续😭
〖6.11 12:36 我也不知道为啥还没进去就2000字了我我我我我好好码(暴风哭泣)
〖已开见下条l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