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白团子

写写画画~

平行世界(暂定) 第一章

        午后的蝉百无聊赖的挂在树梢上,在炎热的夏天,街上总是静谧的。
        但总是会有不知趣的人来打扰,叶修叼着烟依靠在玄关处的墙边,任由黄少天在外面的大动作。
        “叶修叶修!快点开门啊我听见你脚步声了你现在肯定在门前对吧对吧!外面超热啊快让我进去吧!!”门外一直传来黄少天的聒噪的声音,扰得叶修都有些不爽,一把打开了门,却险些被一个黄色的大块物体扑个满怀。
        随着叶修一个完美的走位,黄少天完美的扑倒在了玄关处。
        “叶修你这家伙!你刚才——咦咦?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啊你这个人!”////
        叶修叼着烟掏了掏耳朵,含糊不清的回答道:“我这不还穿着裤子吗,黄少天同志。注意一下你的措辞。”接着转身就向客厅走去。
        于是黄少天同志就无比自觉的并十分自然的打开了鞋柜,拿出了自己的那双鞋。飞速甩掉了鞋子之后便急不可耐的跟上了叶修的步伐。
        “什么叫你还穿着裤子?难道你还想把裤子也脱啦??”黄少天思维的敏捷程度总是令人感叹,“你看看你!窗帘也不拉,要是有人偷窥怎么办?”不过你也放心哈哈要是有人敢偷窥本剑圣绝对让他好看!但是后面这话当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坐在沙发上的叶修嘴角一抽,有些头疼的看着黄少天自顾自“唰——”的一下拉上了窗帘,屋里的光线一下子暧昧起来。
        ”剑圣大大,现在是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白天,你在我家拉上了窗帘是想要干什么?”
        “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我也是好心好意为你着想啊!”黄少天坚持的强词夺理,掩盖自己的那一点小心思,“你想想看,要是你一个高兴脱了裤子……”
        “喂喂谁一个高兴脱裤子啊……莫非少天你推己及人?”
        “去去去本少才没那个习惯!”黄少天连连否认,“我说,要是有人偷窥再来个偷拍,整出几张照片,’荣耀昔日大神被曝艳照门”啧啧啧这话题度,你让联盟的脸往哪儿搁啊!”这样的话题我也会被吸引的。后半句话自然也是不会说出口的。
        “……我也还没说什么呢呵。”
        “那也是你想多了啊!”黄少天笃定的说,“喂喂你笑什么啊!皮笑肉不笑的真渗人,笑当然要向本少学习啦!”然后就附赠了一张灿烂的笑脸。
        “少天啊……”叶修深吐了一口烟,烟随着叹息沉下又再度上浮,飘向虚无缥缈的高空,“你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来拉个窗帘然后卖个笑的?”
        “当然不是!我是奉队长之命来看你的!”说着黄少天又极不标准的敬了个礼。
        “呵……奉那家伙的命令……”叶修马上开口,“怎么不自己来?占了便宜就跑还真不像是他的风格呢。”
        “……”黄少天罕见的沉默了一秒,又飞快的吐起了文字泡,“呃呃队长他比较忙啊哈哈,他一定也是想来的啊,你说上次那事……也是他不对嘛哈哈哈怎么直接就拉着我走了,我要不是看错了班次肯定会留下来陪你的!——”
       “诶黄少天你可搞清楚,谁让他陪了?”叶修突然开口打断了黄少天的话。
       “我错啦,我错啦,你急什么嘛……”黄少天用指尖蹭了蹭自己的脸颊,干笑两声没多说什么话。“我说,叶修啊,我这么大老远从G市跑来,你不好好给本少接个风?”
        “行啊,”叶修弹了弹手里的烟,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站哪去。”顺着烟头指的方向,是一扇磨砂玻璃花纹的门。
        “好嘞——”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那扇门前,老老实实站着等叶修说下一步动作。
        黄少天注意到身后出现了一道身影,他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正准备回头去说句什么,却突然感受到臀部受到了一阵冲击力,脚下一个不稳,“嘭——”的一下,砸开了卫生间门,扑在了门后的地砖上。而他身后的叶修,仍然保持着那个伸脚踹人的姿势。
        卧槽卧槽卧槽!心里奔腾而过的卧槽刷满了屏幕。黄少天捂着被踹了的屁股,咬牙切齿的起身要去找那个让他屁股“受罪”的罪魁祸首。但是还是慢了一步,黄少天也只是来得及抓住了被关上的门把。
        “先好好冲个澡吧你,一身汗味。”叶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隔着门,声音就有些发闷。但是还是他的声音,黄少天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抑制不住的开心从心底涌出。一边又在不停的絮叨,“你这人啊……”“让洗澡直说呗。”“……用脚真是太粗暴了!”“……怎么对本剑圣的……”
        门内黄少天一直在喋喋不休,就算没有人回答,他一个人在叶修的浴室里也待得很开心。毕竟嘴上念叨的人啊,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风顺着窗缝偷溜了进来,掀起了窗帘的一角,席卷了室内的每一丝空气,阳光也从掀起的空隙照射进来,屋里似乎充斥着阳光暖暖的味道。有一丝倦意从心口延伸至喉咙和眼角,“哈——”叶修不自觉的打了个哈欠,几颗眼泪从眼角渗透出来,在阳光反射下闪闪发光。
        嗯,也没什么事,叶修想着,去休息一会好了,权当是午睡了。他一边想着一边朝卧室走去。
        拉上窗帘,室内的光线一下子不充足起来,只有几缕阳光在不经意间泄露进来,散漫的照在床上的人身上。
————————————————————————————————————————
        要说事情的详细经过,就要说到几周前的交流赛上了。
        其实这次的国际交流赛也是没叶修这退役的老选手什么事的,但散人不管在哪儿都算是个稀缺资源,少量有几个打多职业的选手,也可能会因为一些不同职业间的细枝末节的小事而频频失误。这距上次世锦赛也才过去一年的时间,叶修那特殊的散人打法还是深入人心,对其他选手来说怎么样也是不好模仿来的。在几个仰慕其散人打法的外国选手极力邀请下,叶修还是被家里的老头子给一脚踹了出来,扔上了飞往L市的飞机。
        国外也是不乏多职业选手的,但受个人水平及经验等条件的限制下便难有突破。在世锦赛上叶修的散人让他们苦不堪言,但也是眼前一亮,本打算在赛后就要拉住这叶领队好好交流,谁知转眼人就跑了。于是就有了这次蓄谋已久的交流赛,就是为了互相交流,各有所长。
        结果交流赛的第一天叶修就缺席了,说是身体抱恙。
        外国一干不知情的选手纷纷表示十分遗憾,等待明后天再进行交流也不算迟。而愤愤不平自以为知道实情的黄少天,被真正知道实情的喻文州笑眯眯的压了下去。黄少天只得十分不满的和旁边的张佳乐嘀嘀咕咕的吐槽: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会偷跑!!叶修那家伙怎么可能老老实实来参加什么交流赛!这么无聊!”黄少天压低了嗓音小声说。
        “他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嘛……不过这种交流会他也会偷跑?也有可能是真的不舒服吧……”张佳乐想的还是比较正经的。
        “也是……”黄少天转念一想,叶修虽然是有些懈怠这些比赛之外的活动,但正式场合他也不会随随便便缺席的吧,“那一会儿我也溜出去好了!看看那家伙在哪儿。这交流会也真是挺无聊的,说是交换经验不真刀实枪的打还在这儿搞这些形式有意思吗??”
        “行,出去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没问题!一会儿我们……”
         两个人热火朝天的达成秘密协定,高高兴兴的黄少天完全没有注意到,喻文州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找了个借口,悄然退场了。
         在会议厅外的长廊上,有两个欢快的青年正在奔跑着。
        “张佳乐你快点呗!会议室里闷死了好不容易出来,走走我们先去把叶修给揪出来!——”
        “知道了……出来你说了几遍了……”张佳乐撇了撇嘴回答道,他走的速度并不快,至少比黄少天慢多了。
        前面的黄少天嘻嘻哈哈的,说是要找叶修,反倒更像是溜出来玩的孩子。
        直到经过中国选手各自的房间时,从喻文州的房间里传出了细碎的说话声。张佳乐连忙示意黄少天不要说话,黄少天迅速闭上了嘴点了点头,一脸的认真。
        “……还……怎么……”
        “……你……不……”
        因为有这隔音效果优秀的们,使得室内的对话声听起来断断续续的,但可以明显的听出,是有叶修的声音而叶修的声音还隐隐夹杂着愤怒。在这个房间里的话,另一个说话对象,应该就是喻文州了吧,但是喻队刚才不还在开会吗?
        伴随着疑惑,两人轻轻的把本就未关紧的门推开了一条缝。
         随即就看见了让他们惊掉下巴的一幕。
        喻文州,把叶修按在墙上,吻了上去。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