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白团子

写写画画~

平行世界 第二章

  喻文州把叶修按在墙上吻了上去。
  也许是下巴掉在地上的声音惊动到了屋里的两人,叶修用眼角的余光扫见门口一脸惊愕的他们,一个用力推开了身前的人。喻文州被推的踉跄一下,微微低着头,不语,嘴角却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
  叶修还是满脸阴郁的靠在墙边,伸手在自己嘴上擦来擦去,也是一言不发。
  室内是一阵诡异又沉闷的气氛。
  卧槽!这什么情况这什么情况?黄少天表情僵硬不变实则内心早起翻了天。队长刚刚是——亲了叶修??喻文州亲了叶修??我没看错吧不对我的视力当然不会有问题。这怎么被我撞见了太可怕了——不对为什么我要觉得可怕。喂你们谁倒是说句话啊!队长!叶修!……叶修你一直在干嘛……?好尴尬啊要不要说点什么缓解一下——
  “队长你竟然逃会!!”话一出口连黄少天自己都想跪了。张佳乐忍不住的抽了一下嘴。
  “呵呵,”喻文州轻笑一下,没有直接回答他,“少天,没什么事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叶修还有话要说。”语调一如往常的平静,却带了不容反驳的意味。
  “那喻队我们就先走了,”张佳乐赶在黄少天之前把话说出口,回头看见还有些呆愣的黄少天不禁暗骂自己两人的多事,“你和叶…领队处理好了……再说吧。”两人之间莫名的暗流涌动让张佳乐把到了嘴边的“修”给咽了下去。
  “嗯。”喻文州仍然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好似完全不在意一旁有些阴沉沉的叶修。
  而黄少天整个人就像下线了一下,不知道神游到哪儿去了,硬是被张佳乐给拽出了房门。
  随着房门“嘭——”的被紧关上,喻文州笑着回身看向叶修。
  “现在,又是我们两个人了,前辈。”
  ——
  “卧槽刚才简直吓我一跳,”张佳乐倚在墙边,心有余悸的说,“从来没见过那俩人那样……真是吓人……”却一下子想到不久前那个人所谓的离别吻,心情顿时复杂了起来,空旷的长廊一下子陷入寂静。
  黄少天低垂着头,有些失魂落魄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屋内屋外是各怀心事的四个人。
  “我只以为你在开玩笑。”叶修费劲的找了一个由头,无奈的说道。
  “这种事情这么会开玩笑呢?”喻文州迅速拆穿了他拙劣的借口,“我是认真的啊,叶修。”
  “我是个男人啊,而且——”
  “这我当然是知道的,”喻文州顿了顿,“都多少年了,我还是相信自己的基本判断能力的,但这有什么问题呢?”
  “不重点不在这儿……”叶修有些郁闷,因为他好像找不出任何理由来拒绝,只得无奈的叹息一声,“我要是说我不喜欢男人呢?”
  “既然都是‘你要是’了,那就应该不是吧?就算是的话,我相信这是可以培养的。”
  “……”叶修气结的坐在了沙发里,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喻文州旋即坐在对面,“不是你们这一个个……看上我什么了??哥也就是游戏玩的不赖。”这句话又是在提醒他,我的年龄比你大。
  “我以为前辈不会在意这种问题的,”喻文州又一次笑了出来,视线紧盯着叶修不放,“‘一个个’这种说法……周泽楷吧?”
  “……”叶修闭口不答,给老年人留点面子吧。“……我们来说一说另一码事,喻文州,你早上把我锁在屋里你什么意思?”
  “因为我知道不这样的话你一定会偷跑的吧?继续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藏起来。虽然听起来不像是前辈的风格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反问句被喻文州问出了陈述事实的语气,一秒也没有将其视线移开。
  “……”被戳穿了的叶修继续沉默,他真的不太擅长应对这些“感情问题”。
  “今天上午的交流会大概也要结束了,”喻文州移开视线看了看腕表,“你还是现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也不是逼迫你现在就给我一个回复,你先好好想想吧!”
  话说完,喻文州起身就要离开,他脚步沉稳,室外的阳光照应在离人的背影上。叶修还坐在那儿,有些恍惚,好像把周泽楷和喻文州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明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却在同一方面有一样的坚持。真是让人……不知如何是好啊……
  喻文州背对着叶修离开,叶修自然是看不见喻文州的神情的。没想到周泽楷竟然抢先了一步,他脸色暗了暗,嘴上是说不逼迫得到一个回复但是怎么可能呢?喻文州在心里盘算着。
  刚才的话,少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喻文州想。真是傻啊,总是用那样热切”的目光往向那个人,却搞不明白自己的心思。自家人,给个机会吧?至于周泽楷……喻文州微眯起了眼睛,看他本事吧!
  当叶修坐在机场的大厅时,他再次确认,是的,蓝雨的那两个家伙跑了。
  嘴里的烟叼了半天也没有点燃,叶修身体前倾,下巴垫在交叉的双手上。把我搞得心烦意乱之后自己跑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里蔓延,不知道是因为喻文州在生气,还是因为喻文州先走了在生气。
  自己怎么这么幼稚?叶修气急反笑,自己干嘛在这种事情上纠结不清?
  “哟,这不是叶修吗?怎么,这是被谁给丢下了?”
  “呵,怎么,你家孙哲平没陪你啊?”抬眼看见是张佳乐,叶修想也不想地回复了他。
  “喂喂你注意下措辞啊,谁家孙哲平?”本来自信满满来嘲弄叶修的张佳乐,却反被踩到了雷区。
  叶修向后靠在背椅上,没有说话。抬手点燃了烟,静静看着升起的烟丝。
  “喂,说正经的。”张家乐犹豫地问出口,“你和喻文州……是怎么了?……”
  “呵呵,来关心哥了?”叶修笑着有些不着调地回答说。但在接触到张佳乐复杂的神情后,到嘴的话又收了回去,视线飘向了远方。看似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他抽风了,我可没有。”
  张佳乐叹了口气,在叶修的旁边坐下,继续说:“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叶修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抬头用双手挡住了眼睛。
  “我现在其实……也挺纠结的,”张佳乐自顾自的说,“大孙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哈哈,不过比你好,我就一个人,你倒是好,一下子两个。”
  叶修摆摆手不耐烦的示意道:“是是,你比我好,所以你——等等,你说什么两个……?”
  是,没错,喻文州那家伙和周泽楷,但是,张佳乐是怎么知道周泽楷的?
  但是张佳乐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状态,说:“喻文州吗……还——”
  机场广播的声音响了起来,回荡在空旷的机场内,遮住了张佳乐的声音,下半句就听不清了。
  “——少——”
  “……”
  算了算了,现在闲扯这些没什么意思,叶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路,真的又要自己走了。

评论

热度(3)